《“元顺,字子和,九岁师事乐安陈丰”》阅读答案及参考译文

  • 《“元顺,字子和,九岁师事乐安陈丰”》阅读答案及参考译文已关闭评论
  • 1,315 次
  • A+
所属分类:高考专区

《“元顺,字子和,九岁师事乐安陈丰”》阅读答案

元顺,字子和。九岁师事乐安陈丰,初书王羲之《小学篇》数千言,昼夜诵之,旬有五日,一皆通彻。丰奇之,白澄曰:“丰十五从师,迄于白首,耳目所经,未见 此比。”十六,通《杜氏春秋》,恒集门生,讨论同异。于时四方无事,豪贵子弟,率以朋游为乐,而顺下帷读书,笃志爱古。起家为给事中。以父忧去职,哭泣呕 血,身自负土,时年二十五,便有白发,免丧抽去,不复更生。

寻除给事黄门侍郎。时领军元叉威势尤盛,凡有迁授,莫不造门谢谒。顺拜表而已,曾不诣叉。至于朝论得失,顺常鲠言正议,曾不阿旨,由此见惮。就德兴反于营 州,使尚书卢同往讨之,大败而返。属侍中穆绍与顺侍坐,因论同之罪。同先有近宅借绍,绍颇欲为言。顺勃然曰:“卢同终将无罪!”太后曰:“何得如侍中之 言?”顺曰:“同有好宅与要势侍中,岂虑罪也?”绍惭,不敢复言。灵太后颇事妆饰,数出游幸。顺面诤曰:“《礼》,妇人夫丧,自称未亡人,首去珠玉,衣不 被彩。陛下母临天下,过甚修饰,何以示后世?”灵太后惭而不出。还入宫,责顺曰:“千里相征,岂欲众中见辱也!”顺曰:“陛下盛服炫容,不畏天下所笑,何耻臣之一言乎?”

后除征南将军,转兼左仆射。尔朱荣之奉庄帝,召百官悉至河阴。素闻顺数谏诤,惜其亮直,谓朱瑞曰:“可语元仆射,但在省,不须来。”顺不达其旨,闻害衣 冠,遂便出走,为陵户鲜于康奴所害。家徒四壁,无物敛尸。门下通事令史王才达裂裳覆之。庄帝还宫,遣黄门侍郎山伟巡喻京邑。伟临顺丧,悲恸无已。既还,庄帝怪而问曰:“黄门何为声散?”伟以状对。庄帝敕侍中元祉曰:“宗室丧亡非一,不可周赡。元仆射清苦之节,死乃益彰,特赠绢百匹,余不得例。”

(节选自《魏书·元顺传》)

【注】①衣冠:借指士大夫,官绅。

4.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耳目所经,未见此比            比:类,辈

B.凡有迁授,莫不造门谢谒        造:至,到

C.属侍中穆绍与顺侍坐            属:恰好

D.门下通事令史王才达裂裳覆之    覆:翻转

5.以下各组句子中,全都表明元顺刚正的一组是

①顺拜表而已,曾不诣叉                  ②灵太后颇事妆饰,数出游幸

③陛下母临天下,过善修饰,何以示后世    ④可语元仆射,但在省,不须来

⑤顺不达其旨,闻害衣冠,遂便出走        ⑥伟临顺丧,悲恸无已

A.①②⑥    B.①③④    C.②④⑤   D.③⑤⑥

6.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A.元顺聪颖异常,酷爱古籍。九岁时,就能通彻背诵王羲之的《小学篇》;十六岁时,已精通《杜氏春秋》,并以与朋友交往,研读古籍为乐。

B.元顺尽孝守道,令人感动。元顺为父亲守丧时,悲伤痛哭直至吐血,亲自背土给父亲上坟。当时他只有二十五岁,却已因哀思而生白发。

C.元顺正气凌权贵。尚书卢同曾借给穆绍一所良宅,所以在卢同讨伐就德兴失败后,穆绍意欲为卢同开脱,但因元顺揭出真相而感到羞愧,不敢再言。

D.元顺清苦守节,死后家徒四壁,无物收殓。刚即位的庄帝知道后,特赐绢百匹,但对侍中元祉强调宗室其余人死后不得以此为例。

7.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还入宫,责顺曰:“千里相征,岂欲众中见辱也!”

(2)既还,庄帝怪而问曰:“黄门何为声散?”伟以状对。

 

 

《“元顺,字子和,九岁师事乐安陈丰”》阅读答案:福清语文教育网整理

4. (3分)D    

5.(3分)B       

6.(3分)A

7.(10分)

(1)(5分)灵太后回宫后,责备元顺说:“我从千里之外召你回朝,难道是想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中来羞辱我吗!”

译出大意3分,“相”“见”两处,每译对一处给1分。

(2)(5分)(山伟)回到朝廷后,庄帝很奇怪,就问他:“你的声音为什么嘶哑了?”山伟将实情报告庄帝。

译出大意3分;“怪”“状”两处,每译对一处给1分。

《“元顺,字子和,九岁师事乐安陈丰”》参考译文:福清语文教育网整理

元顺,字子和。九岁那年,拜乐安的陈丰为老师。起初让他写王羲之的《小学篇》几千字,元顺日夜诵读,十五天以后,全部理 解背诵得透彻。陈丰十分惊讶,对元澄说:“我十五岁跟从老师学习,至今已白头了,耳目所见所闻,没有见到有人可和他相比!”十六岁时,便精通《杜氏春 秋》,他关门读书,十分喜好古籍。

后被任命为太常少卿,因父亲去世而离职,他悲伤痛哭直至吐血,亲自背土给父亲上坟。当时他只有二十五岁,却已有了白发,当服丧期满后拔掉白头发,也就不再长出来,世人都认为是他的孝心所致。

不久被任命为黄门侍郎。这时领军元叉声威权势最盛,所有升迁任职的人,无不登门拜谢求见。元顺不过送去一份拜表而已,从不去拜见元叉。元叉对元顺说“:你 依仗什么不来见我?”元顺很严肃正经地说:“天子年轻,将朝政大事委托于宗室辅政,叔父应当一心为公,荐举贤士,以报效国家。怎么可以私卖恩惠,要求人家 私下向您道谢,这难道是朝廷所期望于您的吗?”至于在朝廷议论各种事情的得失时,元顺总是直言正议,从不违心地附和。他因此而受到一些人的惧怕。

就德兴在营州造反,朝廷派尚书卢同前去征讨,结果大败而回。这时,正好侍中穆绍和元顺都侍坐于灵太后身边,商议处置卢同的罪责。卢同先前将近处的宅院 借给穆绍,穆绍很想替卢同说好话,元顺生气地说:“卢同最后肯定不会有罪!”灵太后说:“侍中怎么会讲这种话?”元顺说:“卢同有好房子给了有权势的侍 中,还怕被治罪吗?”穆绍听后十分羞愧,便不敢再替他说话了。

灵太后颇喜欢装饰,还常常外出游玩。元顺当面直言进谏说:“按照礼节,妇女死去丈夫,应自称为未亡人,头上去掉珍珠玉珥,衣服不饰彩绣。陛下以母仪而治理 天下,已近不惑之年,却过于修整容貌和装饰,将如何为后世留下榜样?”灵太后感到惭愧而回宫,她召来元顺责备说:“我从千里之外召你回朝,难道是想让你在 大庭广众之中来羞辱我吗!”元顺说:“陛下身穿华衣丽服,炫耀自己容貌,并不怕受天下人的耻笑,又怎么会因为臣下的一句话而感到羞耻呢!”

后被任命为吏部尚书,兼右仆射,后来,他又兼左仆射。

尔朱荣拥立庄帝时,把百官们都召集到河阴去,他一向听说元顺多次直言进谏,爱惜他是个刚正的人,便对朱瑞说“:可以告诉元仆射,让他在吏部理事,不要前 来。”元顺不明白他的意思,当听说杀害了百官时,便立即出走,被陵户鲜于康奴杀害。他家穷得只有四堵墙壁,没有东西可收殓,只有几千卷书而已,门下通事令 史王才达撕开衣裳把他的尸体盖住。庄帝回宫,派黄门侍郎山伟巡视京城。山伟参加了元顺的葬礼,悲伤得难以自制。回到朝廷后庄帝很奇怪,问他怎么声音嘶哑 了,山伟将实情报告庄帝。庄帝对侍中元祉说“:宗室死亡的不是一二人而已,不可能全部赈济他们。元仆射清苦的情形,死而更为显彰,特赐给绢百匹,其余人不 得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