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宗伯白岩序》阅读答案及参考译文

  • 《送宗伯白岩序》阅读答案及参考译文已关闭评论
  • 1,115 次
  • A+
所属分类:高考专区

《送宗伯白岩序》阅读答案

(明)王守仁

大 宗伯 白岩乔先生将之南都,过阳明子(作者自称)而论学。阳明子曰:“学贵专。”先生曰:“然。予少而好弈,食忘味,寝忘寐,盖一年而诎①乡之人,三年而国中莫 有予当者。学贵专哉!”阳明子曰:“学贵精。”先生曰:“然。予长而好文词,字字而求焉,句句而鸠②焉,研众史,核百氏。盖始而希迹于宋唐,终焉浸入于汉 魏。学贵精哉!”阳明子曰:“学贵正。”先生曰:“然。予中年而好圣贤之道。弈吾悔焉,文词吾愧焉,吾无所容心矣。子以为奚若?”阳明子曰:“可哉!学弈 则谓之学,学文词则谓之学,学道则谓之学,然而其归远也。道,大路也。外是,荆棘之蹊,鲜克达矣。是故专于道,斯谓之专;精于道,斯谓之精。专于弈而不专 于道,其专溺也;精于文词而不精于道,其精僻③也。夫道广矣大矣,文词技能于是乎出。而以文词技能为者,去道远矣。若知天地之化育,而况于文词技能之末 乎?”先生曰:“然哉!予将终身焉,而悔其晚也。”阳明子曰:“岂易哉?公卿之不讲学也久矣。昔者卫武公年九十而犹诏于国人曰:‘毋以老耄而弃予。’先生 之年半于武公,而功可倍之也。先生其不愧于武公哉?某也敢忘国士④之交警⑤!”

——选自《四部丛刊》本《王文成公全书》(有删改)

注:此文是正德六年,乔宇(号白岩)将任南京礼部尚书时,作者的临别赠言之文。①诎:通“屈”②鸠:收集③僻:通“癖”④国士:本指一国中才能出众的人 这里也可解作受到尊重的知已。⑤交警:出于深交之情而忠告之。

 

16.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语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A.过阳明子而论学          过:拜访

B.目无改观,耳无改听      改观:改善

C.外是荆棘之蹊            蹊:小路

D.岂易哉?                易:容易

17.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项是                           (    

A.字字而求焉            兵刃既接,弃甲曳兵而走

B.文词技能于是乎出      于是秦王不怿, 为一击缶。

C.公卿之不讲学也久矣    意北亦尚以口舌动也

D.毋以老耄而弃予        以父母之遗体行殆,而死有余责

18.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与赏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A.这是一篇赠序。王守仁在阐述自己为学的主张的同时,也勉励朋友做学问要坚持不懈。

B.王守仁认为不管学习什么都是学习,只要真正做到“专”和“精”,“正”也就在其中了,距离“大道”也就不远了。

C.文章引用卫武公的话意在说明,研究学问要终身学习,任何时候学习都不算晚。

D.王守仁认为为学最根本的在求道,如果不明大道,只在如词章、下棋这类技艺上用功夫学习,哪怕你学得再好也不能算是一个聪明且具有良知的人。

19.用“/”给文中画波浪线的部分断句。(3分)

学 弈 则 谓之 学 学 文 则 谓 之 学 学 道 则 谓 之 学 然 而 其 归 远 也 道 大路 也 外 是 荆 棘 之蹊 鲜 克 达 矣

20.把文中画线的句子译成现代汉语。(7分)

(1)盖一年而诎乡之人,三年而国中莫有予当者。(3分)

(2)先生之年半于武公,而功可倍之也,先生其不愧于武公哉!(4分)

 

 

《送宗伯白岩序》阅读答案:福清语文教育网整理

16.B(改观:看别的东西)

17.A,表修饰(B.从这里/表承接;C.句中停顿/表陈述语气;D.因为/用,拿)

18.B(王守仁认为专于道才算得了专,精于道才算得了精,精于词章而不精于道。词章和技能虽也从道中来,但若只以词章和技能卖弄,离开道就远了。)

19.学弈则谓之学/学文则谓之学/学道则谓之学/然而其归远也/道/大路也/外是荆棘之蹊/鲜克达矣。(每两处1分,全对得3分,多断要扣分)

20.(1)由此而在一年内压倒全城的人,三年中国内没有可以和我对抗的。(重点关注“诎”“当”字)(3分)

(2)先生的年纪只有武公一半,但是功业可以成倍超过他,希望先生无愧于武公啊!(重点关注“功”、“倍”、“其”字)(4分)

《送宗伯白岩序》参考译文:福清语文教育网整理

礼部尚书乔白岩先生将往南都,拜访我并跟我论学。

我说:“学贵专。”乔先生说:“对。我少年时喜欢下棋,于是食不知味,睡不着觉,眼睛不看别的,耳朵不听别的,由此而在一年内压倒全城的人,三年中国内没 有可以和我对抗的,学果真是贵专的啊!”我说:“学贵精。”乔先生说:“对。我长大后喜欢词章,于是字字推敲,句句搜求,研究各种史传,考核诸子百家,由 此而始则追踪于唐宋,终又深入于汉魏,学果真贵精的啊!”我说:“学贵正。”乔先生说:“对。我中年时喜欢圣贤之道,对下棋我后悔了,对词章我惭愧了,我 对它们都不再在心了,您以为怎样?”我说:“行啦!学下棋也叫做学,学词章也叫做学,学道也叫做学,结果大不一样。道就像大路,此外便是荆棘丛生的小路, 就难以到达大路了。所以专于道才算得了专,精于道才算得了精,只是专于下棋而不专于道,这种专便成为沉湎;精于词章而不精于道,这种精便成为癖好。讲到道 可是又广又大,词章和技能虽也从道中来,但若只以词章和技能卖弄,离开道就远了。所以非专便不能精,非精便不能明,非明便不能诚,所以《尚书·大禹谟》说 ‘唯精唯一。(只有懂得精妙的大道才能专心)’精,精粹的意思,专,专一的意思。精然后明,明然后诚,所以明是精的体现,诚是一的基础。一,是天下最大的 本源;精,是天下最大的功用。连天地万物生成发育的大道都明白了,何况是词章技能那些无关轻重的东西呢?”乔先生说:“对极了!我将终身记住,只是可惜已 经晚了。”我说:“这岂是容易的啊!一般在高位上的人不讲究学业也很久了。从前卫武公九十岁时还向全国戒谕说:‘不要以我为老朽而丢掉我’。先生的年纪只 有武公一半,功业却可以成倍,希望先生无愧于武公啊!我也岂敢忘却国士的交儆(告诫使人注意改正缺点)之诚呢?”

支持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