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洁访谈录》阅读答案

  • 《张洁访谈录》阅读答案已关闭评论
  • 434 次
  • A+
所属分类:高考专区

《张洁访谈录》阅读答案

荒林

荒林 早在1986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名单上就有你的名字,当时你已是被提名的中国作家中最年轻的一位了啊,那一年你和巴金并列为中国的两位候选作家。……你不关心你的小说在国外的传播吗?我觉得如果《无字》有英译本,会使国外读者更深入地了解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的历史,也更深刻地认识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国现代化的冲突与对话。

张洁 对于诺贝尔奖候选人的问题,应该这样看:这就像一场婚礼即便你穿上了新娘礼服甚至得到了神父的祝福但只要没有带上那枚婚戒没有得到那枚婚戒的确认你都不能说新娘就是你。而且这有什么可炫耀的?炫耀你没有得到那枚婚戒的确认,最终新娘不是你?至于作品在国外的传播,不是一厢情愿的事,只能随缘。我提请你注意这个现状:世界已经大变,E时代来临,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一个信息过不了几秒钟就会被另一个信息掩盖,封闭在这样一个速度极快的振荡、摇滚器中,读者再没有可能对文化、艺术细细品味,只能服用文化快餐,不仅中国如此,全世界都如此。说到出版业,就连欧洲那些以文学品位自居的出版社也不再耻于谈钱,纯文学的黄金时代已然过去,十三个国家翻译出版《沉重的翅膀》的盛况不会再现,我也不明白西方读者那时为什么对它如此青睐。不论对文学还是对作家来说,当然是读者越多越好,但文学将越来越成为小众的事,用一句“无可奈何花落去”来比喻最为贴切。

……

张洁 说句老实话,《沉重的翅膀》的社会意义高于文学意义。我从不认为我写的每个字都是好东西。得奖的几个短篇,我都不好意思再提,将来肯定不会收入自选集。

荒林 就算《沉重的翅膀》社会意义高于文学意义,但如果从文化批评的角度来说,依然是非常有价值的。虽然现在也讲究纯文学的批评,文学写作水平怎样,技巧怎样,但也有一种文化学的批评,强调这个作品记录了这个时代哪些重要的事情,这个事情可能别的东西都没有保存下来,它很重要。

张洁 那不是我的追求。我追求的是艺术,而不是那么直截了当的一个社会效果。当然,大多数情况下,命运和社会、自然的动荡联系在一起。比如,如果不是八级地震,那个人可能不会死,那段爱情也许不会终止……我们不得不承认自然、社会动荡对命运的影响。所以我在《无字》中,努力避免一种直截了当的效果。

荒林 在年轻的时候你会觉得这种直截了当的社会效果比较重要吧?

张洁 责任,我觉得那是我的责任。那时候我认可一言兴邦、一言衰邦之说,活得越老我越觉得这只是一厢情愿的事。

荒林 渐渐地,把文学从更为社会的事业到当作个人的唯美的追求了。

张洁 也不全然。我追求唯美,可是我达不到那个高度,这算是我的“隐痛”。也许我过去的取材背景都比较大,总不能忽略自然或社会外在条件的变化对命运的影响。但短篇可以避开这些,可以写一种意境、一种心绪、一种颜色、一个幻影等,而在长篇或中篇中不易做到。看到别的作家文笔那样美,让我羡慕不已,比如迟子建、张承志、苏童(尤见于他的散文和随笔),我终于死心,上帝没有给我这方面的才情。

……

张洁 我还有一个梦想,就是去南美的荒山野岭,我重要的文学作品,启发均来自自然、宇宙里的神秘,通过自然环境传递给我。有人问我某部小说如何写就,我常常回答不出,可能因为我不过是一台机器,我没有自己的“创作”,我的所谓“创作”,不过是为宇宙里的那个“神秘”传送信息而已,所以说不出自己如何写就一部小说。它能选中我为它传递一些信息,是我的幸运。

(选自《文艺争鸣〈存在与性别,写作与超越——张洁访谈录〉》,有删改)

15. 如何理解画线句子的含义?(6分)

16. 根据全文看,概括张洁与文学相关的梦想和追求。(6分)

17. 如何看待文化上的快餐与细品?(6分)

 

 

《张洁访谈录》阅读答案:福清语文教育网整理

15. 张洁以婚礼比喻自己虽然获得诺贝尔奖提名,是件幸运而光荣的事情,但终归没获奖所以没有理由自我骄傲和吹嘘。

16. ①年轻时追求责任,认可一言兴邦、一言衰邦,在作品中追求直截了当的社会效果;②后来的作品追求唯美和艺术,写“一种意境、一种心绪、一种颜色、一个幻影等”;③现在梦想是去南美的荒山野岭,以期从自然、宇宙里获得启发。

17. 我们不能排斥快餐文化,因为快餐文化适应现代社会快节奏的生活,能满足人们便捷、快速、广泛地摄入信息与处理信息的要求,而且快餐文化也有精品,也能让人反复沉潜玩味,给人心灵智慧的启迪。细细品味也不能放弃,固然更加需要精神的专注和时间的投入,但也只有细细品读才更能让人走进文学,感受意境,濡染心灵,获得更全面的感受,受到更强的感染和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