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阅读:人在诗途

  • A+
所属分类:美文集萃
人在诗途
袁小茶

 美文阅读:人在诗途

乌江太长,哪儿找项羽。

 迷了那么多年的“虞兮虞兮奈若何”,我想去乌江边儿祭一次项羽。一句“时不利兮骓不逝”的《垓下歌》,缠绵幻化了千年,化成诗人笔下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化成戏剧家喉咙里的《霸王别姬》,化成女人心中吼一声山河色变的英雄。

 乌江太长,去哪儿找项羽?于是辗转到项羽的戏马台。戏马台在徐州,依然有些许旧物,“唯将旧物表深情”。

 清明时的徐州还很冷,一直在下雨。我想当然地以为,江苏属于南方,应该春暖花开了,于是穿了件早春的毛呢旗袍,配上厚丝袜就颠儿了来。结果在戏马台被冻得牙齿打战,差点被冻残疾——苏北的清明,兼具南方春雨的湿冷和北方低温的阴寒。(后来听在徐州上大学的朋友说,不要被“江苏”两个字骗了,在徐州,冬天是有暖气的)我戴着耳机,一个人在戏马台孤零零的,四周是阴冷的清明雨和三义庙旧物。歌词里唱着:“千载兴亡莫浪愁,汉家功业亦荒丘。空余原上虞姬草,舞尽春风未肯休。”

 那首歌我先是聽哭,然后听吐了。

 从戏马台出来,我去了附近的汉画像石馆。雨天只有我一个游客,免费参观。我说想听讲解,找了半天才找到工作人员,要买讲解票,结果他跟我说:“你只有一百元的?哎呀,我找不开。”(那意思是这一天一张票都没卖出去)然后说,“算了,我先给你讲吧,我让同事找零钱去。”

 三进三出古色古香的院子,清明时本身就阴气重,加上阴雨天光线很暗,院子里树又多,到处树影重重。展厅里外都是汉墓砖,有些还是完整移过来的。换句话说,墙上地下,都是两千年前古人墓里的东西。讲解员讲完走了,我就一个人在展厅里接着看那些两千年前的汉墓砖上的画。

 因为太冷,我穿上一件长到脚踝的黑风衣。突然听见门口有动静,我猛一回头,一个小伙子被吓得大叫一声——把我当女鬼了。

 “我是人……是人……真不是(墓)里边爬出来的……”

 鹿门山还在,鹿门就在

 读了那么多年“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想去襄阳找找孟浩然。孟浩然这个老头儿很有意思,李白是他的超级粉丝,谁都不服的“谪仙人”李白偏偏就服孟浩然。《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是耳熟能详了,《赠孟浩然》就更直白,上来就写:“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孟浩然出生于襄阳,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襄阳,所以也叫“孟襄阳”。

 孟浩然隐居在鹿门山,后来“鹿门”就成了文人归隐的一个重要文化意象,亦如陶渊明的东篱。去年五一假期,我带着一本《孟浩然集》去找孟浩然的墓。鹿门山真是算偏了,别人的五一假期,都是使劲躲人,抱怨人山人海;我的五一假期,是使劲找人——公交车上除了我和司机,再没有其他人!

 大白天的,别吓人。

 我在公交车上左等右等不见师傅发车,于是下了公交车,一咬牙,打车去。

 好不容易有出租车去,结果出租车师傅说:“小姐,不能打表。你得多加钱。”

 “为啥?”

 “谁没事儿去找孟浩然的墓啊?我一定得空车回来。您得补偿我点儿空车费。”

 “唉……走吧。”

 正午的大太阳下,出租车师傅把我放在鹿门山脚的牌坊前,一溜烟儿走了。

 拿着手机定位找“孟浩然墓”,后来发现墓迁了,原物没了。不过只要山不变,这就是曾经的鹿门,孟浩然的鹿门。

 我拿着孟浩然的诗集,在荒草丛生的山脚下,自言自语地跟孟浩然说了说话。突然明白了他的那句“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

 别说,还真碰到两个男生,于是留下一张照片。

 去时坐了出租车,回来可就不好回来了。哪儿找车去?别说“滴滴打车”了,在孟浩然墓就算是叫“滴滴打船”,也没有师傅接单啊。

 我吭哧吭哧走到山下,发现只有一班公交车能回市区,还不直达。一上车我跟师傅说,我要去襄阳王府。几站后,师傅就在一个没路牌、没标志、没人的路口把我扔下来了,说:“你就站这儿别动,在这儿等公交车,会有车到襄阳王府。”

 我有点抓狂了。百度地图在这种地方完全不管用,因为根本没有公交站牌啊。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清洁工大姐。

 终于看见人了!遇见救星了!

 清洁工大姐还挺热情,跟我说公交车就在这儿等,然后拉着我死命聊天(我觉得这个清洁工大姐真是太寂寞了……在这根本不见人影的地方扫落叶,估计一天能遇到的路人数会是个位数)。

 终于等到公交车。师傅竟然认出了我:“你是不是中午等车的那个?嘿,我还找你呢。”

 这城市有多小啊,我严重怀疑这条线路就一辆公交车……终于回到市区。我没事儿人似的把刚才在荒郊野岭“寻访孟浩然墓之旅”发到朋友圈,然后没事儿人似的在襄阳王府附近找到一家小面馆,吃了一碗牛肉面。

 结果接到某人担心的电话:“袁小姐!你一个姑娘,不怕碰到色狼吗……”

 后来这个人,便成了我的男朋友。

 要提醒独身女性,做文化旅行一定要注意安全。别看我天天嘚瑟各种“说走就走的囧途”,其实背后做了超详细的攻略。对于“荒山野岭”“古人墓”这样的地方,我提前都会反复查路线、看地图,并询问当地朋友,甚至细致到对“从合作汽车南站换到合作汽车北站可以打出租车去,两块钱就够了”这样的细节都是反复确认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