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语文阅读训练:《晋书·谢安传》《五人墓碑记》对比阅读阅读答案及参考译文

  • A+
所属分类:高一语文

(一)

谢安,字安石。初辟司徒府,除佐著作郎,以疾辞。寓居会稽,与王羲之及高阳许询、桑门①支遁游处,出则渔弋山水,入则言咏属文,无处世意。吏部尚书范汪举安为吏部郎,安以书距绝之。既累辟不就,简文帝时为相,曰:“安石既与人同乐,必不得不与人同忧,召之必至。”时安弟万为西中郎将,总藩任之重。安妻既见家门富贵,而安独静退,乃谓曰:“丈夫不如此也?”及万黜废,安始有仕进志,时年已四十余矣。

征西大将军桓温请为司马,将发新亭,朝士咸送,中丞高嵩戏之曰:“卿累违朝旨,高卧东山,诸人每相与言,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苍生今亦将如卿何?”安甚有愧色。既到,温甚喜,言生平,欢笑竟日。既出,温问左右:“颇尝见我有如此客不?”

时会稽王道子专权,而奸谄颇相扇构,安出镇广陵之步丘,筑垒曰新城以避之。帝出祖于西池,献觞赋诗焉。及至新城,筑埭于城北。后人追思之,名为召伯埭②。安虽受朝寄,然东山之志始末不渝,每形于言色。及镇新城,尽室而行,造泛海之装,欲须经略粗定,自江道还东。雅志未就,遂遇疾笃。寻薨,时年六十六。帝赠太傅,谥曰文靖。及葬,加殊礼,依大司马桓温故事。又以平苻坚勋,更封庐陵郡公。

(节选自《晋书·谢安传》)

【注】①桑门:同“沙门”,指佛教僧侣。②召伯埭:召,shào,同“邵”;召伯,召公,周公的庶弟,有德政于民;埭,dài,堵水的堤坝。

(二)

由是观之,则今之高爵显位,一旦抵罪,或脱身以逃,不能容于远近,而又有剪发杜门,佯狂不知所之者,其辱人贱行,视五人之死,轻重固何如哉?是以蓼洲周公,忠义暴于朝廷,赠谥褒美,显荣于身后;而五人亦得以加其土封,列其姓名于大堤之上,凡四方之士无不有过而拜且泣者,斯固百世之遇也。不然,令五人者保其首领以老于户牖之下,则尽其天年,人皆得以隶使之,安能屈豪杰之流,扼腕墓道,发其志士之悲哉?故予与同社诸君子哀斯墓之徒有其石也而为之记,亦以明死生之大,匹夫之有重于社稷也。

(节选自《五人墓碑记》)

8.下列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既累辟不就                      辟:征召 

B.总藩任之重                          总:总管

C.颇尝见我有如此客不              不:通“否”

D.凡四方之士无不有过而拜且泣者    过:经过

9.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项是(3分)

A.及镇新城,尽室而行      而又有剪发杜门

B.筑垒曰新城以避之        是以蓼洲周公  

C.筑埭于城北              不能容于远近 

D.造泛海之装              斯固百世之遇也 

10.把文中划线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6分)

⑴安虽受朝寄,然东山之志始末不渝,每形于言色。(3分)

译文:

⑵ 其辱人贱行,视五人之死,轻重固何如哉?(3分)

译文:

11.简析文段(二)中的对比手法及其作用。(4分)

答:

 

 

《晋书·谢安传》《五人墓碑记》对比阅读阅读答案:福清语文教育网整理

8.D(过:访问。 )                              

9. D结构助词,的。(A. 修饰关系连词/并列关系连词;B.连词,用来/介词,因为;C. 介词,在/介词,被。)

10.(1)谢安虽然受朝廷嘱托(或译作“重用”),但是隐居东山的志趣始终没有改变,常常在言语、神色上表现出来。(评分建议:每句1分,“东山之志”可意译,译作“隐居之志”“高卧东山的志向”皆可,但译成“到东山”“东山的志向”不给分。)

(2)他们可耻的人格,下贱的品行,与五人的死相比,轻与重(的差别)原本是怎样的呢?(评分建议:“辱人贱行”、“视”、“固”,各1分。)

11. ①将高爵显位的辱人贱行与五人激于义而死加以对比,突出五人之死意义重大;(2分)②将五人激于义而死的荣耀与设想他们老死于家中默默无闻加以对比,强调五人之死死得其所。(2分)

【语段(一)参考译文

谢安,字安石。谢安最初被司徒府征召,拜官为佐著作郎,用生病作托辞不去就任。寄居在会稽,与王羲之及高阳的许询、僧人支遁交游相处,出门就游山玩水捕鱼打猎,回屋就吟咏诗赋写作文章,无入世为官的想法。吏部尚书范汪举荐谢安担任吏部郎,谢安用书信拒绝了他。谢安已多次被征召不去就任,简文帝当时是宰相,说:“谢安石既然能与人同乐,也必定能与人同忧,再征召他,他肯定会应召。”这时,谢安的弟弟谢万担任西中郎将,总管守卫边疆的重要事务。谢安的妻子看见谢家各门都拥有高官厚禄,但独有谢安隐退山林,于是对谢安说:“大丈夫不应该(像谢万他们)这样吗?”及至谢万被罢职,谢安开始有做官的志趣,这时年龄已到四十多岁了。

征西大将军桓温请谢安做他的司马,谢安将要从新亭出发,朝廷官员都为他送行,中丞高嵩开他玩笑说:“你多次违背朝廷旨意,高卧在东山,百官常常互相议论说,谢安石不肯出山做官,将怎样面对百姓?而今百姓将怎样面对出山做官的谢安石你呢?”谢安很有羞愧的脸色。到了桓温的府第,桓温很高兴,二人畅谈生平经历,欢笑终日。离开后,桓温对左右说:“你们曾经看见过我这样接待客人没有?”(该句亦可译作“你们曾经看见过我有这样的客人没有?”)

当时,(孝武帝之弟)会稽王司马道子专权,并且奸诈谄佞小人很是煽风点火捏造罪名陷害他人,谢安离开京城镇守广陵的步丘,建筑一座名叫新城的堡垒来躲避这些人。孝武帝在西池为谢安设筵饯行,为他敬酒赋诗。等到谢安镇守新城,在城北建了一座堤坝。后人怀念他,命名这座堤坝叫做邵伯埭。谢安虽然受到朝廷嘱托,但是隐居东山的志趣始终没有改变,常常在言语、神色上表现出来。及至镇守新城,携带全家前往,制造渡海的船只和装备,打算等到天下大体安定后,从长江水路回返东山。高雅的志向还没有实现,就遭受重病。不久谢安逝世,终年六十六。孝武帝追赠他为太傅,谥号为文靖。到安葬时,举行隆重的礼仪,一切依照大司马桓温(安葬)的旧例。又因为他打败(前秦)苻坚立有功勋,加封为庐陵郡公。

支持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