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级语文下册自读课文:心中的大自然

  • A+
所属分类:初二语文

选自《女孩子的花》(百花文艺出版社1992年版)。

天上再也看不到翱翔的鹰了。

现在的孩子们也不玩“老鹰捉小鸡”了。

小时候,住在一大排高高的桉树底下。小木房子,前面是荒草地,后面是野草地。蓝天格外开阔。在草地里赛跑,有人喊:

“老鹰!老鹰来啦!”

小手遮住阳光,久久眺望着鹰。张开翅膀,凝在蓝天心里的“一”字。许久,身子一斜,听任气流托着它回旋。

在我们心里,鹰是空中的音乐。

最难忘的是老鹰带小鹰学飞。鹰爸爸、鹰妈妈,中间是很小的鹰。逆风飞,迎风飞,并拢翅膀直线坠下,再鼓动双翼直线上升。

爸爸妈妈并排齐肩,后面是儿子。品字形上升,品字形下坠,品字形斜过蓝天。

不管多么绝望、悲伤,只要看到鹰从天上飞过,心就不会死。

大自然在安排时序和生死时,允许鹰的庄严万寿无疆。鹰是少数能够预知生死的种类。

自知死亡将至的鹰,悄悄离开巢穴,飞向人迹罕至的深山。在那里一次又一次,向高高的蓝天冲击,直到竭尽全力。它收拢巨大的翅膀,箭一样扎进瀑布冲泻的深潭。

潭水深,深得羽毛也无法浮起来。

每一次见到雪浪万丈的瀑布,便听到鹰的歌声从九泉下直达蓝天!

鹰的生存艰难。一对老鹰要两年才生一个蛋,平均两个蛋中只能孵出一只小鹰,全靠充足的食物它方能侥幸长大。

活到现在,我只抚摸过一只鹰。

我抚摸时,它已经死了。

那是我住在小木房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看见四五个解放军战士,持着枪,悄声没息地来到桉树下,躲躲藏藏地眺望天空。我们跟来跟去,问:

“叔叔,你们打飞机吗?”

“小声点!我们打鸟呢。”

“你们谁打得最好?”

“他!他家祖祖辈辈打猎。”

我们立刻迷上了这位严肃的小个子战士。

可是他们并不打麻雀,在这里等了有四五天。我突然明白了,问小猎人战士:

“你们,要打老鹰吗?”

他一下子捂住我的嘴,悄声说:

“不许讲,它会听到的!它知道有人打它,就不出来了。它是最了不起的鸟!”

我顿时呆住了。等他们一走,我和伙伴们破坏性地向天空大喊:

“老鹰啊!不要来!”

但是枪终于响了!半自动步枪和谐清脆的连击。我奔出小木屋,看见鹰以一种波浪状的斜线向地面上慢慢落下来。

“啊──老鹰!老鹰啊!”

我奔进宽阔的野草地。

老鹰啊!老鹰掉在草地上无声无息。

猎人小战士从远处奔来,神情万分痛苦。他跑起来也是无声无息的,像敏捷的鹿儿。但是他张着嘴,眼光迷离。

我从草地上爬近那只鹰。它竟是那样年轻,像十六岁的少年。一只翅膀张开,保持着飞翔姿态。它的一只眼睛看着蓝天,睁得圆圆的。这是一颗淡紫色的玛瑙,布满细小的蜂窝状棱面,太阳在里面反映出无数亮点,最清澈、最明亮的。

传达室的贺老头挥舞着大蒲扇,骂声震天地跑来。他本是个老猎人。他对战士们大喝:

“你们!竟敢打老鹰?!从今以后,你们的枪子儿别想再打中目标啦!谁打死老鹰,谁的眼要瞎掉的!”

小猎人屈下一条腿,跪在鹰身边,抚摸它的羽毛。他颓然、悲伤。

“我是为我们班长。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让我瞎了眼吧!让我再也不能打猎了吧!”

其他的战士默默低着头,站在远一点的地方。我从那次才知道,人的脑子受了伤,会留下剧烈的头痛症,老鹰的脑子是最好的药品!

战士们带走了那只鹰。

我突然追过去,说:“让我摸一下,叔叔!让我摸摸它!”

我的手触到光滑冰凉的羽毛。我心里发出响声,小小的、晶莹的瓶子就这样碎开了。

从那以后,我心目中的鹰都被击中了。它们纷纷坠入雪浪腾空的瀑布,一去不复返。

没有鹰的天空,没有庄严,没有音乐。

只有长风呼啸、蓝天清澈时,还能听到鼓动羽翼的声音。巨大的、透明的鹰张开翅膀,它的羽毛,它的骨骼,它的爪和嘴,还有它犀利的眼睛!

我再也没有见过飞翔的鹰了。

画册、故事、电影,所有幼年的教育告诉我──老虎是个坏东西。

因为不想看见老虎,连心爱的动画片也不敢去看了。外公一再保证:今天的没有老虎。

糟糕,又跳出一只嘴巴血红,不讲道理的傻老虎!它伸爪子,撅屁股,尾巴来回扫,威风地跳来跳去,发出呜呜长鸣。

照例来了一只洁白的羊羔。我神昏气短,缩在座椅里。它无忧无虑走向老虎。我转过身,看着放映孔里旋转的光柱。

“吃掉了吗?”我浑身发抖,“吃掉了吗?”

“吃掉了。”外公说。

回过头来,老虎正得意洋洋逼向羊羔。

我又扑到椅背上。

外公说了二十遍“真的吃掉了”。前后左右的邻座也保证:“是吃掉了。”

我回过头来。森林里鲜花盛开,百鸟鸣唱。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一直吵到邻座们气愤了,外公只好携着我离去。他忧心忡忡:“这么胆小,长大了有什么用呢?”

为了让我勇敢,爸爸妈妈残忍地拖我去动物园看老虎。我决一死战,闭上眼睛。

“老虎不可怕。你看一下。”

“只要看一下!”

“要不我们就等下去。等到你哪天肯看了,我们再回家。”

天知道,我多么厌恶、想吐!

备受迫害的我!睁开一只眼睛,看了!扭头就跑。

铁栅栏深处有一个乌黑的方穴,拖出来一条大于猫腿一千倍的后腿。又脏又潮,自暴自弃,绝望的大后腿。

老虎!最恶心!最难看!老虎!良心烂透!

一直到十五岁那年,我才真正看到了真正的虎。

到闽北山区,我首先就问山里人:“这儿有老虎吗?”

“老虎?可惜现在不多了。”

他们满脸缅怀神圣事件的表情。

“老虎,会吃人的!”我说。

“不,你不害它,它不会来吃你。”山里人说,“难得有吃人的虎。它们喜欢偷猪吃。”

山里人好像巴不得有老虎来村里偷猪。那样可以整夜点起火把,妇女们聚在村中心,从小到老的男人围着村子跑动、喊叫。火把的龙向着深夜的高山峻岭示威。

山上的老虎仿佛心领神会,好久不来拖猪。

老虎不来,山里人竟有些寂寞。

山里有了老虎,便有了生与死的种种情趣。山里人最喜欢讲他们遇到老虎的经历。

那种兴奋,那种自豪,仿佛得到荣誉。

冬月清澈,白雪遍地。打着手电筒走路,危险比点火把的大。迎面看见有人打着手电过来,近在咫尺了,才从黑暗中显出狰狞的虎头,一双金亮的圆眼睛!

彼此都误会了,以为遇见了同类。

停下来,双方都珍惜生命。这时候不能喊,不能奔,脚趾一点一点移向路边,彬彬有礼地、贴着草木,蛇一样地溜过去。

老虎站在那儿,动它的脑筋。一会儿,它低下头来,继续赶路。

有时遇到好奇心强的老虎,会掉转头来跟着人走。要非常非常坚强,才能保持正常的步子走回村里再昏倒。往往是忍不住又跑又喊,激起老虎的追逐猎物的本能,一直扑逗到人气绝身亡。就是老虎不扑来,狂呼乱叫奔进家门,气一松,暴出浑身大汗,倒地便死。

这种恐惧强烈地刺激着山里人的心。大白天走路也感受到广阔的危险感。枯树怪石荒草。生命在热血中涌动,晨星暮日,荡涤胸怀。

猎虎的人从江西、浙江过来,山里人讨厌他们。“为了钱,什么都不放过啦!”然后唾一口,把脸板紧。猎人被虎吃了,山里人感到自豪,又有点怜惜:“我们山里的虎啊!”

我听了许多关于老虎的事。

老虎不住在树林里。它们极爱清洁,闻不惯兽类的气息,受不住落在头上的鸟粪、虫子。

它们住在茅草覆盖的山岗上,到很远的地方狩猎,在溪流里沐浴。干干净净的老虎走到长风拍打的山岗顶上,等待明月从东方升起。

鹅黄的月儿从高高山岗下群山的海洋里露出来,光辉冲散星斗。

老虎发出渴望的、忧郁的长鸣,通过风送向月儿,催促圆满的月亮从地上跃起。

这是孤独的男子汉在呼唤永远不来的情人。

我开始盼望见到老虎。山里人传染给我这份奇怪的愿望。

只要是诚心的愿望,大自然一定会听到。

秋天来啦,山坡上盖满黄叶,红树、绿树在干燥的空气中劈啪拍手。阳光是凉凉的金色。

秋天,砍柴的季节。一握粗的杂木敲上去梆梆响。梆声沿着山谷好听地跑远。

我贪心地砍倒一棵棵落尽树叶的小杂木。我眼前金灿灿的秋色突然聚成一团,在黄叶盖满的坡顶上无声无息地移过。透过疏疏的杂树灌木,星星般耀眼的红浆果向两旁分开。

柴刀栽进厚厚的落叶下,一只年轻的虎站在不到五米远的坡上。斜阳从它背后照来,它被明亮的火焰包围,颀长优美的身子呈现在我眼前。它停下来两秒钟,一只前足停在空中。

它侧首看了我一眼,似乎感到意外。

金色的目光溶在一起,飘过一绺嫣红的烈焰。就看了这短短的一眼。

人类最美的目光都死了。

静静的、威严的、穿心透腑的、超然的一眼。它转过头,踏下前足,走向太阳。一身富贵光亮的皮毛,棕色的横纹随着步子流水般滑动。爽白的天空把每一丝虎毛映衬得清清楚楚。

像无形无具的梦,消失了。

我沿着山坡狂奔下去,血液在全身蒸腾。激情脱去沉重的躯壳,裹着我轻盈地滑翔,哽咽堵塞了喉咙──

我受到了真正的蔑视!

仅仅两秒钟!人的骄傲颓然倒地。这轰顶的刺激炸开一片崭新的欢喜狂悦。

大自然用两秒钟告诉我,人可以夷平山川,制造荒凉,掏空地球,但是依然侵犯不了它的自由!这肃然起敬的、无法驾驭的自由!

彻骨的幸福倾倒下来。从此以后,没有一个人能用蔑视来伤害我了,绝对没有了!

老虎光艳夺人的美目敌御四方。

我飞奔回村,跃进家门,彻底欣慰地扑到床上,每根骨头、每块肌肉都在发抖──

啊,我见到了老虎!

有了虹,荒凉的深山有了灵气。

虹的表情,山里人百看不厌。

大自然的手抚摸哪里,哪里就留下彩虹。

虹是静静呈现的。随之,喧哗的草木,人群也静下来,看着虹慢慢舒展,在碎雨和急风中凝然不动地悬在空中。

静穆优美的虹,一道一道浮现在眼前。

在遥远遥远的天边,纵深而明亮处的山峰上,虹很细很淡,像一道无力而忧伤的眉毛。猜不出应该有怎样的一只眼睛来与之相配。想象不了真有那样的眼睛。怎么能让它和短命的虹一起消失?没有眼睛的眉毛啊,寂寞的虹。

乌黑的峡谷,惨白的溪水,雨后湿淋淋的石阶,上山的小道陡直地升上十里。歇下担子喊一声,再喊一声。

声音虚张空洞地纷纷逃回耳朵里。

怆然的眼睛找不到答应。啊,有的。在高处,山路的尽头,两峰间的峡口,一片蓝天渐开,斜斜地亮起一痕微笑的虹。说不出的谢意,温柔的虹。

厚厚的青云挤在天顶翻滚,撞出粗大的雨粒,东一点西一点射下来。阴沉着脸的云里裹着发怒的虹,向地面逼来。冷风飕飕,五彩的龙发出异样鲜艳的怪色,好恐怖的虹!

对峙的陡壁悬崖,不见底的深谷。伐木人在两边崖壁中凿出栈道,积满腐叶,柔软无声。栈道上下都是一球一球绵密的树冠,经历了隆冬寒冷,彩色的树叶泛出一层新绿。延绵的峡谷像感觉温暖的绒绣。

似有似无的雨,若即若离的雾,宽阔的虹的彩带从深深的谷底拔起,透明的七色在峡谷沉重的底色前聚起灿亮的气流,用力冲上淡蓝的天空,在那里消失了另外一端。

隔着彩虹,两边栈道上细小的行人在变化颜色。“嗬──嗬──”的呼唤声透过彩虹传到对面。瞧啊,这雄浑有力又半魔半仙的虹。

虹不尽是透明的,它会像新鲜的奶油那么浓。粉红、粉黄、粉绿、粉蓝,结结实实。它先在远处的山头站好一只脚,然后划出一个真正的半圆形巨弧,另一只脚迅速地垂下来,好像要落到我们小小的村子里。男女老少高兴地欢呼。彩虹却把脚放在村后的山岗上。年轻人拼命地奔上山岗。

“抓住它的脚,抓住它!”

狡黠的虹一点一点后退,退过山岗,退过溪谷,退到远而又远的山头上。

小村子像小船,从虹的桥拱下飞流急下。

鲜蓝鲜蓝的天,撕成破布般的云,橙色的西方,又小又亮的一点太阳,巨大的彩虹威风凛凛地站着,左右映出两道清淡的虹影。空中那样拥挤,一片欢乐的喧哗。

村里人不干活、不做饭,高声谈笑,仰头望虹。小孩、小狗、小鸡跑得眼花缭乱。

大自然这样与人娱乐。

它的关怀体贴入微。

在山区我患了很重的疟疾病。这病常发,身体给折磨得不成样子。

又一次发病了,没有钱乘车回家。离家七八百里,想要搭上一辆运货汽车,真是渺茫。

下了一夜的雨,早上起来,草木衰败,一片凄凉。不到发病的时间,头脑里很清爽,感觉到秋气萧然。

近晌午时,出去帮我找车的同伴捎来口信,叫我下山。运山货的卡车下午进县城,明天一早开往福州。

我离开小村子,只见白茫茫的云海横贯天际,到处露出海岛般的山峰。云海平展展地滚动波浪。我走在狭长的山岗上,在云海中宛如一个孤岛,公路从岛上纵伸而过。

云海底下仿佛是几万年不见阳光、没有声息的深海海底。

云海之上的天空高处, 云层正由青转白。这两层云海中洋溢着不可察觉的阳光。

白色海洋中荒凉的岛,空荡荡的路,只有我的脚步声。远处银灰色、蓝色的群岛在轻移慢动,转过一个大弯,下坡。

我一下子呆立不动,吸进一声“啊……”

在二十来米远的前方,巨大的虹的瀑布从天顶的云层里倾泻下来,一直落在公路路面上。宽阔的彩虹切断坡上的树木,切断公路,切断坡下的乱石坡。

无限透明的屏障,笔直地竖在前面。

我小心翼翼地、慢慢地、屏息靠近彩虹。

我眼前一片闪烁的模糊,看不见了。那是泪水布满了眼眶。映满彩色虹光的眼泪坠落。

彩虹没有后退。清清楚楚,虹的外弧到内弧,红橙黄绿蓝靛紫,最纯正、最洁净的色彩排列在眼前。

我站在直冲霄汉的巨大的彩虹面前。

小岛上微小的人,拖着疲病,软弱地站在举世无双的长虹面前。

彩虹溅落在地面上,激起蒸气般颤动的气流,亿万缕升浮的细弦交织着向上,形成并不存在的虹的平面。在这个平面后头,每一片叶子,每一根细枝,每一块石头,直至路面上每一颗沙子,在虹光内的所有物体都镶上了金色的光圈,溶解般地颤栗。甚至沙子,甚至泥土,都那样清晰、那样洁净。

红色的树;橙色的草;黄、绿、蓝分割的路面;靛色的石头;紫色的泥土。洁白的云潮也蒙上不同的七种颜色。

我举起双手,伸进彩虹。立刻有一双透明的手掐住了我的手。手掌、手指绕着金色的浮光,那双透明手把我的手染上了超越现实的光辉。我感到它的抚摸,无限的安慰,无限的怜惜。

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希望在心里苏醒、抽芽。

我的手在彩虹里变幻颜色。

从天上倾下来的色彩,缭绕我的生命。

云海下面,隐隐传来汽车爬坡的吼声。我和彩虹都猛然一惊,我们的相会要结束了。

我穿过彩虹,它竟是那么薄。被彩虹燃烧的景物还原出本来的色调。我回头,彩虹又点燃另一面的景物,只是再没有前一刻的辉煌。

我知道,一生仅有一次的相会结束了。

我退一步,再退一步。

彩虹从路面上缩起来,慢慢向空中抬起。

无限依恋,还是慢慢退远了。

彩虹黯淡了颜色,变得又稀又薄。

它将回到天上。我的脚踏进云海滚滚的白潮。

云潮淹没了我的腿。

我知道,再也没有一双手能像彩虹的手。

云潮淹过腰。

我知道,再也看不见如此清纯的色彩了。

云潮冲击到胸前。

我知道,再也不会和彩虹并肩而立了。

白色的潮卷过眼睛。我坠入沉闷的雾中。

啊,彩虹,彩虹。再也无法相见的彩虹。

云雾底下传来汽车的马达声、人声,生活的各种声潮在大地上起伏。

我穿过云雾,朝着这汹涌的声潮走去。

彩虹,彩虹。缭绕过我的彩虹。

它是无形无具的色彩,它是并不存在的事物,它是光明的缥缈的本质。

我们的世界正是由它照亮的。

多少天,多少年,永远照耀的光明。

在这个世界上,我已得到了我的福祉。

******

天空中有了鹰,也就有了庄严,有了音乐;山里有了老虎,便有了生与死的种种情趣;而虹现长空,即使最荒凉的深山也会有了生气。作者以诗意的语言描绘了心中的大自然,在充满了人的喧嚣和贪欲的世界上,那是一方净土,是一个充满了和谐、自由、力量和美的精神家园。读了这篇文章,你是否对大自然有了更深刻的体认?

积累下列词语

缅怀  嫣红  颀长  缥缈  福祉  自暴自弃  荡涤胸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