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级语文下册自读课文:古人谈文章修改

  • A+
所属分类:初一语文

南丰过荆、襄①〔南丰过荆、襄〕南丰,即曾巩,字子固,北宋南丰(现在属江西)人,“唐宋八大家”之一。荆、襄,荆州、襄阳,现在属湖北。,后山〔后山〕即陈师道,字履常、无己,号后山居士,彭城(现在江苏徐州)人。北宋诗人,为文师法曾巩。携所作以谒之。南丰一见爱之,因留款语〔款语〕亲切谈话。。适欲作一文字,事多,因托后山为之,且授以意。后山文思亦涩,穷日之力方成,仅数百言。明日以呈南丰。南丰云:“大略也好,只是冗〔冗(rǒng)〕多余的。字多,不知可为略删动否?”后山因请改窜。但见南丰就坐,取笔抹数处。每抹处,连一两行,便以授后山,凡削去一二百字。后山读之,则其意尤完,因叹服,遂以为法。所以后山文字简洁如此。

──宋朱熹《朱子语类辑略》卷八

欧公〔欧公〕指欧阳修。每为文既成,必自窜易,至有不留本初一字者。其为文章,则书而傅〔傅〕张贴。之屋壁,出入观省之。至于尺牍单简〔尺牍单简〕书信或便条。亦必立稿,其精审如此。每一篇出,士大夫皆传写讽诵,惟睹其浑然天成,莫究斧凿之痕〔斧凿之痕〕工匠用斧凿治木石时所留的痕迹。后用以比喻作品没有达到浑成的境地,还留着雕琢的痕迹。也。

──元王构《修词鉴衡》引《吕氏家熟记》

武叔卿①〔武叔卿〕人名。曰:“文章有一笔写成不加点缀而自工者,此神到之文,尚矣〔尚矣〕(那自然是)最好的了。。其次须精思细改,如文章草创〔草创〕起草。已定,便从头至尾一一检点。气有不顺处,须疏之使润;机有不圆处,须炼之使圆;血脉有不贯〔贯〕贯通。处,须融之使贯;音节有不叶〔叶(xié)〕和谐,相合。处,须调之使叶:如此仔细推敲,自然疵病稀少。倘一时潦草,便尔苟安,微疵〔微疵〕小毛病。不去,终为美玉之玷〔玷(diàn)〕白玉上的斑点。矣。”

──清唐彪《读书作文谱》卷五

古人虽云文章多做则疵病不待人指摘而自能知之,然当其甫做就时〔甫做就时〕刚写好的时候。,疵病亦不能自见,惟过数月始能知之。若使当时即知,则亦不下笔矣。故当时确见当改则改之;不然,且置之,俟〔俟(sì)〕等待。迟数月,取出一观,妍丑〔妍(yán)丑〕好坏。妍,美。了然于心,改之自易,亦惟斯时改之始确耳。

──清唐彪《读书作文谱》卷五

百工治器,必几经转换而后器成。我辈作文,亦必几经删润〔删润〕删削润色。而后文成,其理一也。闻欧阳文忠公〔欧阳文忠公〕即欧阳修。作《昼锦堂记》〔昼锦堂记〕欧阳修给韩琦建造的昼锦堂写的一篇文章。,原稿首两句是“仕宦至将相,富贵归故乡”,再四改订,最后乃添两“而”字。作《醉翁亭记》,原稿起处有数十字。粘之卧内①〔卧内〕卧室之内。。到后来只得“环滁〔滁(chú)〕滁州,地名,在安徽。皆山也”五字。其平生为文,都是如此。甚至有不存原稿一字者。近闻吾乡朱梅崖先生每一文成,必粘稿于壁,逐日熟视,辄去十余字,至万无可去〔至万无可去〕等到实在没有可删的字句。,而后脱稿示人。此皆后学所当取法也。

──清梁章钜《退庵论文》

文字有难于自成者,必资良友删削。昔曹子建〔曹子建〕即三国时著名诗人曹植。之言曰:“世人著述,不能无病。仆尝好人讥弹其文〔讥弹其文〕评论我的诗文,指出不足之处。,有不善者,应时改也。”白乐天之言曰:“凡人之为文,私于自是〔自是〕自以为佳妙。,不忍于割截,或失于繁多。其间妍媸〔妍媸(chī)〕美丑,指优劣。媸,丑。,抑〔抑(yì)〕或许,或者。又自惑。必待交友有公鉴〔公鉴〕公正的鉴定。无姑息者讨论而削夺之,然后繁简当否,得其中矣。”二公皆雄于文者〔雄于文者〕在文章上有很高造诣的人。,而其言如此,学者可不深长思乎?

──清梁章钜《退庵论文》

* * * * * *

修改是作文的一个重要部分。古今中外,凡是文章写得好的人,大都在修改上下过苦功夫。这六则可以分为两类。第一、二则是一类,主要是记事:分别写曾巩为陈师道改文使之简洁,以及欧阳修勤于修改文章。第三则至第六则是一类,主要是议论:第三则指出修改文章应从哪些方面着手;第四则讲文章写好后可以做“冷处理”,过几个月再拿出来修改;第五则强调反复修改的重要;第六则指出文章写完后,还要请别人提意见。这六则从不同的角度说明:文不厌改,好文章多从修改而来。如果养成认真修改、勤于修改的习惯,我们的作文水平一定会大大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