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级语文上册自读课文:月球的奥秘和地球的历史

  • A+
所属分类:初一语文

1969年7月20日,人类第一次登上了月球,这是另一个世界而不是地球本身。当尼尔·阿姆斯特朗脚踩在月球表面之上时说:“这是个人迈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迈出的一大步!”

在随后的数年中,人类又有5次登上月球,然后停了下来。17年以来再也没有人去过月球。因此当我们庆祝第一次月球登陆20周年时,我们或许会问:这是为什么呢?我们从月球上获得了什么?这确实是一大步吗?

是的,月球登陆确实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研究它和我们星球遥远过去的好机会。

地球和月球以及整个太阳系事实上是在46亿年前形成的。我们可以通过研究岩石的形成来探索地球遥远的过去。岩石越老,它自然在未变化的地壳中存在的时间就越长,我们就会对更加遥远的过去有所了解。

然而,应注意到“未变化”这个关键词。岩石从来就不会保持不变。地壳漂移、岩石褶皱、破碎和熔化,结果又形成新的岩石。当岩石实际上还没被熔化时,移动的空气和水流的力量也会使岩石发生变化。生活本身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地貌环境。

造成的结果是我们所能发现的地球最古老的岩石只有30多亿年,而且为数不多。要了解地球最早期的历史是非常困难的。对于地球前15亿年的历史我们只好忘掉它吧。这完全是一个空白,只要我们被囚禁在地球之上,这也将永远是一个空白。

月球是一个较小的星体。它没有足够大的引力来使它有自己的大气层或水体。液体很容易被蒸发掉。这意味着月球上没有空气,没有水,没有生命。不仅现在没有,它从来就没有过。从另一方面来讲,这意味着月球表面从来就没有受到生命、风或波浪的干扰。由于月球是一个小星体,所以它内部热量较少,但正是这种内热使地球的地壳不断运动和变化。换句话来说,地球在地质方面是“活的”,而月球在地质方面一直是“死的”。

这种情况说明月球表面比地球表面保持不变的时间要长得多。宇航员们从月球上带回的岩石要比我们在地球上所找到的最古老的岩石早10亿年。这样,我们可以弥补地球前10亿年演化历史的空白。

月球是在地球最早期演化过程中形成的(这是目前的看法)。当时地球被一颗与火星差不多大小的星体所撞击,造成地球表层大量物质被扬到周围的空间中,而撞击的星体与地球混熔在一起。

被扬到空中的物质被加热成尘雾,随后又冷却成无数个不同大小的颗粒。这些颗粒互相结合便形成月球。因为月球是从地球外层形成的,所以它几乎都是由岩石质物质构成,只含有很少像地核中的铁那样的元素。这就是为什么月球的密度比地球的密度低。

月球经过好几亿年才冷却下来,并形成了一个固体的壳,但这个壳在40亿年前就已形成。我们取回的岩石就是在那个时代形成的。

在随后的40亿年中,月球所经历的一些重要变化是它在收集周围残留物质时发生的。这些物质在现在的月球表面形成了无数个火山口,以及广阔的“月海”。根据从月球所带回的岩石,我们可以研究这种轰炸的不同阶段。由于当时有许多物体与月球相撞,所以它的早期历史最为活跃。

随着时间的流逝,空中大多数物体已被清除掉。月球安居下来,经历的变化也越来越少。从大约32亿年前开始,对于地球或月球来说一切都变得十分平静。因为如果月球受到轰击,地球也有同样的命运。在地球上由于轰击而产生的火山口已被风、浪和生物剥蚀,而月球上的火山口依然存在。

在相对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月球上又发生了变化。在81亿年前形成了哥白尼火山口,在109亿年前又形成了第谷这个壮观的火山口。另外一些小火山口则是在最近200万年前形成的。

如果我们将来再次返回月球,那时我们将不是把它作为一个观察站、开矿站或为人类寻找一个新的住处,而是要努力和详细地去研究它的表面并填补上它的发展历史中的细节,并且依此推断地球早期的演化过程。在月球上所获得的线索也许有助于我们了解生命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是如何开始的,以及我们人类是如何发展而来的。

注:本文选自《新疆域》(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孟庆任译。艾萨克·阿西莫夫(1920—1992),美国科普作家、科学幻想小说家。

**********************

同学们都知道,关于月球的起源有三种说法:捕获说(即月球被地球捕获,成了地球的“妻子”)、同源说(即地球和月球都是由同一块尘埃云凝聚而成,两者像“姐妹”)和分裂说(即月球原本是地球的一部分,由于地球运动和受外星体撞击,地球飞出去一大块物质,形成现在的月球,月亮成了地球的“女儿”)。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对于月球的起源,作出了非常自信的解释。看完文章后,你认为作者的观点可以归为以上三种的哪一种?有没有道理?作者根据自己所持的月球起源的观点,解开了月球岩石比地球岩石古老之谜。作者是怎么解释的?

从这篇文章中,你还得到了哪些你以前不知道的信息?请你将这些信息一一梳理下来。

小资料

阿西莫夫,20世纪最伟大的科普作家、科幻小说家。下面是他临死前给自己写的一篇悼文。

永别了,朋友

所有关爱了我30年的尊敬的记者们,我必须向你们道别了。我这一生为《幻想与科幻》杂志写了399篇文章。写这些文章给我带来了巨大的欢乐,因为我总是能畅所欲言。但我发现自己写不了第400篇了,这令我毛骨悚然。

我一直梦想着自己能在工作中死去,脸埋在键盘上,鼻子夹在打字键中,但事实却不能如人所愿。幸运的是,我既不相信天堂,也不相信地狱,所以死亡对我而言,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但对于我的妻子珍尼特、我的女儿罗宾及我的编辑如詹妮弗·布莱尔、希拉·威廉姆斯和艾德·福曼来说,我的任何不测都将令他们十分难过。

我曾和他们每个人都单独交谈过,劝慰他们正视我将死去这个现实,当死亡降临到我的头上时,希望他们不要过于悲伤。

我这一生漫长而又愉快,因此我没有什么可抱怨的。那么,再见吧,亲爱的妻子珍尼特,可爱的女儿罗宾,以及所有善待我的编辑和出版商们,你们的厚爱我受之有愧。

同时,我还要和尊敬的读者们道别,你们始终如一地支持我。正是你们的支持,才使我活到了今天,让我亲眼目睹了诸多的科学奇迹;也正是你们,给了我巨大的动力,使我能写出那些文章。

让我们就此永别了吧──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