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级语文上册自读课文:最先与最后

  • A+
所属分类:初一语文

《韩非子》〔《韩非子》:韩非著,现在通行的有20卷,55篇。韩非(约前280—前233),战国时韩国人,古代思想家和政治家。〕说赛马的妙法,在于“不为最先,不耻最后”〔不为最先,不耻最后:《韩非子》中没有“不耻最后”的话,在《淮南子·诠言训》中有类似的记载:“者不贪最先,不恐独后……”,赛马。〕。这虽是从我们这样外行的人看起来,也觉得很有理。因为假若一开首便拼命奔驰,则马力易竭。但那第一句是只适用于赛马的,不幸中国人却奉为人的处世金针了。

中国人不但“不为戎首〔不为戎首:语出《礼记·檀弓》:“毋为戎首,不亦善乎?”据汉代郑玄注:“为兵主来攻伐曰戎首。”〕”,“不为祸始〔不为祸始:与下文“不为福先”,均出自《庄子·刻意》:“不为福先,不为祸始;感而后应,迫而后动,不得已而后起。”〕”,甚至于“不为福先”。所以凡事都不容易有改革;前驱和闯将,大抵是谁也怕得做。然而人性岂真能如道家所说的那样恬淡;欲得的却多。既然不敢径取,就只好用阴谋和手段。以此,人们也就日见其卑怯了,既是“不为最先”,自然也不敢“不耻最后”,所以虽是一大堆群众,略见危机,便“纷纷作鸟兽散”了。如果偶有几个不肯退转,因而受害的,公论家便异口同声,称之曰傻子。对于“锲而不舍”的人们也一样。

我有时也偶尔去看看学校的运动会。这种竞争,本来不像两敌国的开战,挟有仇隙的,然而也会因了竞争而骂,或者竟打起来。但这些事又作别论。竞走的时候,大抵是最快的三四个人一到决胜点,其余的便松懈了,有几个还至于失了跑完预定的圈数的勇气,中途挤入看客的群集中;或者佯为跌倒,使红十字队用担架将他抬走。假若偶有虽然落后,却尽跑、尽跑的人,大家就嗤笑他。大概是因为他太不聪明,“不耻最后”的缘故罢。

所以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战具比我们精利的欧美人,战具未必比我们精利的匈奴蒙古满洲人,都如入无人之境。“土崩瓦解”这四个字,真是形容得有自知之明。

多有“不耻最后”的人的民族,无论什么事,怕总不会一下子就“土崩瓦解”的,我每看运动会时,常常这样想: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

注:本文选自《华盖集·这个与那个》(《鲁迅全集》第3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

运动场上的赛跑,是我们常常见到的,甚至是亲身经历过的,但事情过了也就忘了,作者却从中悟出了深刻的哲理:“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作者为什么这样说?依据何在?你能再补充一二个依据吗?

积累词语

恬淡 鏖战 肃然 卑怯 处世金针 锲而不舍 土崩瓦解

自知之明 不为福先 不耻最后 不为最先